冰桶大挑戰

今天參加博雅青年講堂創辦人楊荏傑的冰桶大挑戰,整理一下心得給後面的苦主和好友參考

1. 準備工具:水桶、冰塊、大毛巾、拖鞋、熱水瓶(裝熱水)。

2. 時間:最好選靠近中午的時段,比較有消暑的效果。

3. 地點:找自己家或朋友家的地點,方便趕快洗熱水澡,以免感冒。

4. 冰塊到便利商店買,有多少買多少(驚!)。放入水中,直到剩下小浮冰,確保溫度夠冰涼。

5. 大家把口袋裡怕水的東西都拿出來,以免弄濕。

IMAG0947

IMAG0958

Screen Shot 2014-08-19 at 15.37.05

最終成果影片

重獲新生

I’ve lost my job, and am creating some.
沒錯,我六月份已經離開HTC了。

為什麼要寫這篇

這篇除了讓不常碰面的好朋友們可以了解我的狀況之外,也可以讓下次碰面時聊得深入一些,不需要每次都從頭開始,也不需要透過別人轉述而失真。
當然,最重要的是,把自己的想法作個整理。「發表,是最好的記憶」,總有一天會記不起過去的這些事情,但至少現在透過文字把當下的心情與想法記錄下來。
雖然不像一些名人,可以把自己的經歷整理出書(如果你要,我是可以寫一本給你啦),但它會是很棒的禮物,給未來的自己。 繼續閱讀

如何才能成為博雅青年講堂的學員?

最近有朋友問我,博雅青年講堂到底想要找的是什麼樣的人?
要具備什麼特質,才能夠進入講堂成為學員?

Search People

圖片來源:http://webandevents.com/

簡單來說,我們篩選學員的條件,可以分為三個:
一、學習動機強
二、需要講堂資源
三、未來影響大

首先,學習動機是必備的基本要件,因為「學習動機」是沒有辦法教的。
台灣的教育即便用填鴨的方式,逼著學生要把課本的東西塞到腦袋裡,一旦沒有人逼,學生就不會想去學習。
博雅青年講堂,是一項免費的資源,因此也希望講堂的資源能夠被有效的利用。若是學員來上課愛來不來,或者來上課卻沒有用心想學,其實都是排擠了其他人想學習的機會。所以,「學習動機強」是成為講堂學員的基本要件。

再者,博雅青年講堂自一開始就設定為免費課程,是不希望學費成為學員進入課程的門檻,只要學生想學都能夠有機會進入課程。在機會均等的狀況下,若是有學生的學習資源相對不足的,也會是我們優先考量的點。有些學生本身不乏學習資源,不管是學校、家境能夠提供的學習機會都很足夠,那麼我們就希望能把機會讓給更需要的人。

最後,「未來影響」可以分為短期與長期的影響。
短期的影響是課程結束之後,他能將自己在講堂課程中所學的心得,與周遭的親朋好友們分享,或是能透過在社交網站或部落格寫文章,去讓更多人接觸到博雅教育與講堂課程的精神。
長期的影響則是,這群學員未來進入社會之後,能夠在自己的生涯發展上,發揮講堂「真實、智慧、實踐」的精神,找到屬於自己的道路,對於家庭、社會與世界有所貢獻。

我們期望藉著持續培養越來越多具有公民意識與明辨篤行的學員,能夠提升社會中,具有獨立思考、問題解決與社會關懷的公民比例。我們相信,這會是改善社會的根本解!

博雅青年講堂第二屆馬拉松面試

今天早上趕著十點就到身障協會的教室,也就是這次博雅青年講堂的面試地點。
早上是Senior Mentor針對講堂課程做確認,以及討論後續的方向及作法。我們有新的幾位Senior Mentor加入,也讓Mentor之間彼此能夠認識,以便在後續的課程當中能夠互相合作。
第二屆開始,由於有更多Senior Mentor投入,我們也將加強Mentor群(包括Senior Mentor與Junior Mentor之間的橫向聯繫),透過群體學習的方式,讓講堂的各方面發展能夠更完整。

下午開始是一連串的面試,一共八個梯次的馬拉松面試,我很高興能夠看到有這些學生願意出現在這裡。
他們以實際的行動,展現他們想要學習的企圖心,只是因為資源有限,我們必須要在短時間內,就能辨識出來誰最需要講堂課程,其實對各位面試官來說,都是極大的挑戰。
今天我也展現了與以往課程中不同的樣子,是以往學員沒有看過的另一面。

在面試的過程當中,也讓我由其他面試官的問題中,學習到從我沒想到的角度來檢驗面試者的反應,做選擇的方式與思考邏輯。
最精彩的應該是面試之後,集體評選的討論過程。
每位面試官看的角度不同,也有許多的激辯,而且一再地反覆交叉詢問彼此的想法,以確認我們能找出最需要的學員。
踏出身障協會教室,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,十二個小時的馬拉松面試,感謝面試官與Mentor、志工們一同熱血參與!

第二屆的學員名單將於明天公布,我們希望選出有學習動機,願意做出正向改變、提昇自己以及幫助他人學習的人們,成為第二屆的學員。
這一屆的課程,在整體課程時間拉長與人數增加的狀況下,勢必加重了講師與Mentor們的負擔,不過對於學員們的學習品質,還是我們最在意的。
由衷地感謝講師們與Mentor們的付出,讓博雅青年講堂又邁進了一步!
時間會告訴我們,是誰能夠走到最後,又是誰會產生最大的學習效果!

博雅青年講堂的正式運作形式… 討論中

近來開始了一連串的對話與討論,有關博雅青年講堂的未來走向與執行方式。

博雅青年講堂現在的形式比較像「民間活動」,連社團或許都算不上。就像公園裡三五好友聚在一起,進行彼此共同的活動,例如下棋、唱歌、跳土風舞…。 討論過程中,有人提出是否要正式登記成為社團、協會或基金會的形式,也有人提到,是否以最近蠻流行的名詞「社會企業」的形式進行。

" 廣義而言,「社會企業」指的是一個用商業模式來解決某一個社會或環境問題的組織,例如提供具社會責任或促進環境保護的產品/服務、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、採購弱勢或邊緣族群提供的產品/服務等。其組織可以以營利公司或非營利組織之型態存在,並且有營收與盈餘。其盈餘主要用來投資社會企業本身、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,而非為出資人或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。" (節錄自社企流 http://www.seinsights.asia/aboutse)

博雅青年講堂本身以無酬無償的方式,提供給學生免費的博雅教育課程,主要是希望學生能夠透過課程,有自我覺察、瞭解社會與世界,進一步發現自己的定位與方向。 目前大家的重心都是著重在課程的設計、學員與Mentor的互動上,如果正式進化成為結構化的組織,可能會有一部份的心力,必須花在維持講堂的生存。例如固定的開銷、場地與講師的費用。

目前還在思考中,到底哪一類的組織結構,會比較適合博雅青年講堂未來的發展。 我們會先瞭解一下,社團、協會、基金會、社會企業等不同的形式,其中的利弊得失,再進一步討論。

Junior Mentor評選

在博雅青年講堂第一期課程將近尾聲之際,我們也開始針對有意願留任為Junior Mentor的學員,進行一對一的面試了。希望已經走過課程的學員,能夠在未來的一年中,繼續傳承博雅青年講堂的精神。

對於Junior Mentor的評選標準,其實我們也思考了很久。主要會從以下幾個面向來思考:

一、是否適合:該學員的個人特質、專長,從做人、做事、理性分析、感性省思、人際互動等面向,評估是否適合擔任Junior Mentor的工作,能否對後期學員進行引導與經驗分享。
二、目前是否需要:擔任Mentor與當學員是不同的學習歷程。
當學員純粹是來學習課程內容,而擔任Mentor則是透過與學員的互動、引導,去學習如何具備身教,如何引導。我們也會評估該候選人的狀態,是否需要透過擔任Mentor的方式,做進一步的學習,抑或他/她需要先學別的東西。
三、組成能否發揮團隊能力:透過Junior Mentor候選人的排列組合,嘗試找出彼此間的特色與專長,每個人的特質不同,對於團隊所能產生的貢獻與影響也不同。在做人、做事、理性分析、感性省思、人際互動等方面,彼此是否能夠互補,甚至有的角色是催化劑,也就是本身能力或許不是最強,但有他/她的存在卻能讓團隊整體的效能提升。

排出整體Junior Mentor團隊之後,會再嘗試將其中一位抽換為其他未錄取的候選人,看是否能對原團隊組合產生加分的效果,以驗證選出之團隊已是一時之選。

我們將在第一期的結業式公布Junior Mentor的名單,期望在未來的一年中,有他們的加入能夠讓講堂的課程與運作更加順利圓滿,也預祝他們在擔任Mentor的過程中,能學習到更多不同的經驗與成長。

非學校型態教育的討論

Image
左起:鄭婉琪、陳怡光(自學教父陳爸)、陳明秀、我

這是討論之後,坐摩斯隨手整理的筆記…

鄭婉琪 (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 赤皮仔自學團,http://teenedu.pixnet.net/)
以前在清華念研究所的論文研究主題:政治控制、教育管制、升學主義

陳爸 (保障教育選擇權聯盟,http://www.homeschool.tw/)提到兩個問題
一、如何說服企業給孩子機會
二、如何準備孩子從機會中學習

社會新鮮人求職,企業看的是學歷,以及之前求學階段的經歷,例如參加社團、比賽、志工服務等經驗,以確定求職者具備一定的能力或特質,比方說團隊合作、人際相處、競爭求勝等。

對於未經正規學校教育的孩子,可以替代的是過去的經歷與作品,例如想找視覺設計工作,可以拿出過去的設計作品或是比賽的紀錄,作為能力的證明。

企業想找的人,是要來解決問題,不是來學習的。要學習得自己學,得偷學。必須先有企業需要的技能,才能錄取這項工作,之後在工作的過程中,自己去學習與體會。沒有誰一定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教你!

孩子/學生與企業的連結,可能有工作、實習、工讀三種主要的方式。

工作是以求職為主,企業要找具備目標能力的人來解決問題。
實作類型的工作,如果有過去的作品作為能力的證明,就容易錄取。
研發創新類型的工作,若有科展、專利申請等記錄,也可以作為證明,但最好也能有大學教授的推薦,以證明其研究的能力。

實習的方式,則要看企業的意願,因為企業是營利事業。
學生進入企業實習,企業必須花人力帶學生,可能影響原有人力的產能,而學生也未必能夠對企業做出正面的貢獻。
但潛在的好處是,若有好的學生,透過實習可以讓企業及早發現人才,在學生畢業之後便予以留任。
這部分比較擔心的是,若遇到心態不正確的企業,可能把實習生當成免費人力或廉價勞工來用,未必能學到東西。

工讀的方式,則是以工作經驗為主,學習的比例很低,或者要自己偷學。
未必有人會花時間帶領,必須自己去觀察工作環境的制度、流程是如何運作,不同的角色之間如何協同合作,完成一項任務、或達成一個目標。
自己去學習前輩做人做事的技巧,若是有人願意多花時間講解,就要巴著他拼命學。

有些學校沒教的事,或者說非學校型態的教育方式,要幫孩子做好的準備工作,包括:

1. 細心觀察的能力:培養能夠觀察周遭人、事、物互動與運作的原理,發現其中的連結與脈絡。
2. 獨立思考的能力:培養邏輯的思維與發問的能力,進而建立歸納、釐清自己的觀念,建立自己的判斷標準與知識體系。
3. 解決問題的能力:培養找出問題,進行分析與推論,從而解決問題的能力。
4. 人際相處的能力:培養待人接物、真誠尊重的態度,讓同儕願意接納與之合作,讓前輩願意傾囊相授。

討論過程中,也留下了我暫時無法解答的問題。
對於一般性的工作,例如企劃、管理、設計、創作等類型的工作,還是能透過上面提的一些方式,讓孩子有機會去接觸產業界的實務,進而踏進他有興趣的領域去工作。
但是對於晶圓設計開發、或是太空人等高科技的工作,如何透過非學校型態的教育方式,讓孩子也有機會能夠認識、接觸,進而從事這類型的工作,還需要一些思考!

另外,後來在婉琪等車的時候,又繼續聊了一下,
對於東方文化的學習,有提到一個有趣的題目:
在春秋戰國時期,百家爭鳴,
如果學生是當時的國君,會選擇哪一家的思想來治國,為什麼?
(就像漢武帝獨尊儒術,使得往後的中國都奠基在儒家思想上)

這個題目可以應用在講堂的東方文化課程,應該是不錯又有趣的方式。